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艺术大观

在艺术中寻找归宿

发表时间:2016-03-28 来源:艺联

    是艺术作品成就了艺术家,还是艺术家成就了艺术作品,在二者的背后,作为本源的艺术又在哪里?这种看似无休止的追问,恰恰也是何为艺术、艺术之所以为艺术的最原初的思考。本周,这种思考被两件当做垃圾清除的作品再次唤醒。

    一件发生在中国台北,台北市政府邀请意大利艺术家参与“关渡国际自然装置艺术季”,和社子岛居民一起创作《万物皆流转》,在台风过后,略为受损的作品被当成灾后垃圾铲平了。另一件发生在意大利南蒂罗尔博尔扎诺艺术馆,这件被当成垃圾的艺术品名为《今晚我们去哪里跳舞?》,由散落一地空酒瓶和彩色纸屑组成,在举行了开幕仪式后的第二天,工人清理会场时把展品的空酒瓶当垃圾给丢掉了。
    百余年前,艺术爱好者们只需要关注什么作品是好的,什么作品是坏的。但从杜尚的《自行车部件》、《瓶架》、《小便池》进入展览场馆后,观众们还需要学会辨别哪些是艺术品,哪些不是艺术品了。这两件事情让涉事者颇为尴尬,也成为笑谈。在此背后,所带来的应该还不仅是一时的谈资。
    近百年来,艺术所发生的变化远远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作品风格和呈现形态的不断演化,使得艺术的面貌越来越多元多向。而博伊斯所提出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口号,也从来没有在今天这么广泛地被“证明”。但越是这种境遇之下,越是对艺术自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抛开这两件被作为笑谈的事件和作品,今天,“伪艺术”“伪艺术家”确实大行其道,特别是某些被偷换概念冠以“观念艺术”名号的作品,更是开始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甚或备享盛誉。由此,艺术的界限开始模糊甚至混乱,但艺术之所以成其为艺术,总是要有些最基本和最根本的规则。
    艺术之路,更多的时候是一条孤独之路。近期,亨利·达戈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没有因为展览,没有因为拍卖,也没有任何的新闻事件,只是随着《他这一生只做好了两件事:看门和艺术》、《一个看门人的异想国度》等文章,就这么平常的再次走来。
    1892年,亨利·达戈在芝加哥出生,从小就被送到儿童收容所,17岁后四处流浪,后在芝加哥的一所医院中洗碗、卷绷带、看门。没有亲人也几乎没有朋友的他,孤独地度过了一生,艺术,在他而言只是他看门后给自己勾画的世界。他的房东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300多幅作品和一万五千多页的小说手稿,而他的回应却是“全都扔了吧”。他的最后一篇日记写道:“1971年1月1日。我过了一个糟透了的圣诞节,什么也没有,我这一生从没有过一个像样的圣诞节,也没有过美好的新年,还有现在……我感到很痛苦,但还好我的心里没有任何怨恨,虽然我有理由去怨恨……”两年后,亨利·达戈在养老院去世。
    他的作品在去世后才开始有了观众,进入了博物馆收藏。但在此之前,他或许是自己唯一的观众。亨利·达戈不是本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也不太可能会开创什么拍卖纪录,但他在艺术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这,或许是今天的艺术家们真正需要的。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