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香港迎春 内地拍卖就能走出冬天吗

发表时间:2016-04-18 来源:中国拍卖网

4月6日,随着香港苏富比2016年春拍落槌,香港首轮春拍宣告收官。从官方给出的数据看,取得31亿港元的香港苏富比刷新了17个拍卖记录,总成交额较去年同期上升17%;而于5日落槌的保利香港春拍总成交额达12.67亿港元,在连续三天的拍卖中也不断有新的记录刷新。近日,不断有媒体用“疯狂”来形容香港春拍,甚至有人认为将重现2009年至2011年艺术品市场的繁荣。那么这真的会成为艺术品市场的拐点吗?

“天价”不意外

4月4日晚,当代著名画家吴冠中的巨制油画《周庄》在保利香港2016年春拍“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上以2.36亿港元成交。这一成绩不仅刷新了吴冠中个人拍卖的最高记录,而且还超过了3年前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在苏富比所创下的1.8亿港元的记录,创造了中国油画的又一峰值。

当大家还在热烈谈论《周庄》的时候,4月5日中午,微信朋友圈却被张大千的《桃源图》刷爆了屏。当天上午,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的香港苏富比2016年春拍“中国书画”专场上,张大千的《桃源图》以3000万港元起拍,2.4亿港元落槌,最终以2.7068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张大千个人作品的拍卖记录。而它的新主人就是大藏家刘益谦。

实际上,早在香港春拍举槌前,张大千的《桃源图》与吴冠中的《周庄》就已成为藏家追慕的大热门。如果对两幅作品加以对比,不难发现其中的相似点:它们都尺幅巨大,《周庄》是目前市场上吴冠中尺幅最大的油彩作品,长度将近3米,《桃源图》全幅也约有7尺之高;而且两幅作品都创作于画家的晚年,创作于1982年的《桃源图》与张大千生平最后巨制《庐山图》的创作时间相仿,吴冠中创作《周庄》时已78岁高龄。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两件作品都属于他们艺术成熟时期的精心之作,尤其是作品的“美术史地位”越来越受到藏家的重视,因此它们被广泛关注也并不意外。

除了两件顶级绘画作品外,在4月6日早上举行的香港苏富比“赏心菁华——琵金顿珍藏重要工艺精品”专场也取得了总成交价逾5.028亿港元的佳绩,远超2.02亿港元的总估价。其中明永乐青花花卉锦纹如意耳扁壶以1.1052亿港元成交,远超拍前的2500万至3500万港元的估价。

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对于此专场会有不俗的表现早在开槌前就已预料到,无论是在巡展还是预展,琵金顿的藏品前都是人头攒动。据他介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苏富比在全球的资源广泛有关系,“琵金顿是英国的一个古老家族,我们与他们交往很深,这个专场的推出也历经了五六年的时间才最终敲定。拍卖结果比拍前的预估增幅不少,这有一点出乎意料。”

毋庸置疑,珍精稀的拍品总是拍场上的明星。像此番香港苏富比推出的珍罕10.1克拉蓝钻“戴比尔斯千禧瑰宝4”以2.48亿港元成交,也刷新了亚洲珠宝拍卖单件拍卖记录。

对刚刚结束的香港拍卖,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则认为,这些天价拍品并未脱离其实际价值,因为“都是多年未见或从来未见的‘生货’,在内地很难找到,拍出天价也属正常”。

“疯狂”有理由

近日,有媒体用“疯狂”来形容今年的香港春拍,那么,这些天价拍品是否只是一时的“疯狂”,而非一种正常状态呢?程寿康告诉媒体,处在调整期的拍卖市场,拍卖公司必然会作出应对,“我们需要找一些特别的东西,征集时对标的的要求更高,一般的作品不考虑,三年之内上拍过的艺术品再精也不考虑”。

质精量罕无疑是收藏的一条铁律。著名收藏家郭庆祥对《周庄》的天价成交便评价道:“《周庄》这幅作品的成交价是合理的。”依他看来,吴冠中本身对中国美术界很有影响,对美术教育、美术发展都有所贡献。“吴冠中的艺术真正是在继承传统上有自我创新的,艺术价值需要不断挖掘。”在一些人看来,促使香港春拍“疯狂”在很大程度上是因明星拍品的“加盟”。

在大家关注这些天价拍品的同时,事实上并非所有的专场都如此“疯狂”。有数据显示,香港苏富比“御翫凝芳——重要鉴赏收藏”专场上拍30件拍品,最终成交18件,成交率60%,总成交额8432万港元;“中国艺术珍品”专场上拍109件拍品,最终成交1.176亿港元,成交率为70%。另外,在保利“法华万象——佛教艺术珍集”以及“璀璨珠宝”拍场上,一些拍品的表现就稍显平淡。

之所以会出现专场成交状况不同的现象,季涛认为还是与拍品本身的质量有关,因为市场追逐的焦点永远是精品。如苏富比的“赏心菁华——琵金顿珍藏重要工艺精品”专场亮点频出,超5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几乎是预估价的两倍。资深拍卖人、收藏家王宁也认为,“能拍出好成绩跟藏品关系巨大,琵金顿是20世纪中期最著名、最活跃的藏家之一,珍藏作品如此规模地释出,自然会吸引全球藏家的蜂拥而至。”

内地难预料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专场共推出248件拍品。张大千无疑成为本专场的最大“赢家”。除《桃源图》外,他的《阿里山晓色》、《味江》、《益都游屐》分别以4444万港元、3548万港元、3436万港元成交,包揽了本专场的第二至第四名。在该专场超过5.6亿港元的总成交额里,张大千作品的成交额就占了将近7成。“张大千无疑是今年香港春拍的热点,这可以说张大千从近几年的市场低谷中走了出来,但这绝不能代表市场全面复苏了,只是张大千这一个人走稳了。”季涛说。同时他认为,亿元拍品无疑有助拉动张、吴二人的作品价格,但不能完全认为他们能够拉动整个市场的成交额。

这其实让人回想起在去年5月的中国嘉德春拍中,潘天寿《鹰石山花图》、《井冈山》分别以2.79亿元、1.265亿元成交,同场诞生两件“亿元拍品”。然而,这一结果在市场上并未取得多少积极回响,相反,当时不少行家都对市场回暖打上问号,称“孤品”受捧无助改变市场整体颓势。“现在的藏家越来越理性、越来越挑剔,也许会有人一时冲动,但在市场调整情况下藏家不会盲目出手,对参与任何一件拍品的竞拍都会经过慎重考虑的。”季涛说。

在程寿康看来,张大千相当于中国的毕加索,是中国近现代书画的顶级人物,他的作品能拍多少钱需要看作品本身的质量,“我相信,即便把《桃源图》放在2015年的拍场上,同样也可以拍出这样的好成绩。毕竟这是一件难得的大师级力作!”去年苏富比曾上拍过张大千的《拟唐人秋郊揽辔图》,最终以5116万港元成交。“当时的成交价比估价也高出了5倍多,显然这是佳构力作的正常市场反应。”程寿康表示。

率先举槌的香港春拍一直被视为内地市场的风向标。近年来,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正处在持续调整的阶段,此轮香港春拍的热度是否会传导到内地,也成了不少业内人士颇为关注的一个问题。

季涛从观察者的角度认为,香港市场的火爆和内地的春拍关系不大,“这次拍卖结果只代表香港,不代表内地市场也会如此火爆。它只会给大家一个感觉:市场在回暖,内地市场是否真的回暖还要看五六月份内地的春拍结果。”多位业内人士对此也表示认同,他们认为市场调整并没有到位,内地甚至香港占主流的中高端、大众收藏市场并没有恢复,亦尚未看到启动的迹象。

程寿康认为市场大环境确实有点冷,他把苏富比本季取得的好成绩看作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集合。在拍完后他发现不仅重点推出的专场和拍品拍出了好成绩,而且各个板块都有很明显的增长,所以觉得这应该也算是回暖的一个迹象。“都说香港苏富比春拍是内地春拍的风向标,如果随后登场的其他拍卖成绩也不错,那对秋拍来说将是很大的鼓舞。但如果其他拍卖表现疲弱,那苏富比此季拍卖只能说是个特例。”程寿康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