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艺术大观

荷花在古现代画家的笔下——妙笔生辉

发表时间:2017-03-25 来源:艺联


 

     古往今来,荷花一向都是文人墨客心中不凡的存在,许多著名的画家也喜欢以其作为绘画对象,那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轻轻的绽放在各种各样的纸墨之上,亭亭玉立,惹人喜爱。

 

     荷花是圣洁美丽的象征,她出污泥而洁白无暇,洒清香而天然独秀,极玲珑又纯洁谦虚,素有“花中君子”“花中魁首”之称,各式各样的荷花,千姿百态,形态各异。


MAIN201702151015000307970533380.jpg

 王问《荷花图》局部


     此图在9米多长的画面上,展现了荷花由“小荷才露尖尖角”开始,经历含苞待放、初展芳颜、盛开如霞、晚荷似火、花叶飘零,到最后的一池枯索、莲蓬挺立的 生命过程。以纵逸的笔法,淡雅的色彩,写出荷花清雅高洁的气质。全卷以写意的没骨手法绘花描叶,在色彩、构图上都有连续的变化,没有孤立突兀之笔,自有一气呵成之感。


MAIN201702151023000265360357462.jpg

吕纪《残荷鹰鹭图》·明·绢本设色·190×105.2cm


     此画描绘地是荷塘残叶,一只鸷鹰正搏击白鹭。鹰从画面的右上方往左逆转而下,强劲的双翅微微收拢,头颈有力地转了过来,两爪已经攥紧向下,凶狠的眼睛紧紧盯着猎物,正箭一般地冲向在残荷与芦苇间奔逃的白鹭,仿佛刹那间,白鹭就成为鸷鹰的口中之食。画面的下方,白鹭在芦苇与残荷间仓皇奔逃,其它禽鸟也都恐怖惊避,有一只野鸭张嘴向上看,头颈紧缩,一幅恐惧之态。


     在景物的具体描绘上,芦苇杆用中锋写之,芦叶有墨色的浓淡变化,枯润有致,富有弹性。芦花用碎笔点成,虚实相间,层次分明。荷叶用湿笔画出,再用中锋勾茎,挥写自然,灵气四动。白鹭禽雀多用没骨法,粗放而不失严谨。空中鸷鹰的翎毛用碎笔淡墨,随羽毛的长势写出,一丝不苟,有着很强的质感。整个画面,用笔粗简,荷叶、芦苇、水草似一气画成,墨色淋漓,接近林良一路粗放简约的画风。

MAIN201702141622000173569858967.jpg

张中《枯荷鸳鸯图》·元代·纸本浅设色·96.4×46cm


     此画虽属设色作品,但以墨为主,鸳鸯略加颜色点染,鲜妍可爱,颇具淡雅之趣。枯荷断茎,画有倒影,为古画中少见。此画题款由左而右书写,极为特别。这幅作品的创作方式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有独到之处,在细节的处理上颇有新意。鸂鶒的羽毛用干笔点厾之后,再用淡墨用干湿不一的笔触晕染,产生一种蓬松的质感。雄鸂鶒的身上罩着一层淡淡的朱红色,这一鸂鶒特有的体表特征在墨色交融之中,显得更加典雅华丽。雄鸂鶒的头顶羽毛只用一笔写出,简洁明快,立体效果明显。这浓重的一笔与雄鸂鶒脸部大面积的空白在色彩关系上形成强烈对比,使眼睛的位置更加突出,显得烁烁有神。


MAIN201702151401000018177305162.jpg

唐艾《荷花图》·清代·纸本设色·148.4×81.6cm


      《荷花图》取荷塘一角,红荷盛开,新荷残叶映带成趣,塘水清澈,水草飘动,呈现盛夏荷塘一派蓬勃的景象。此图用没骨法画成,荷花的染色,以粉带胭脂,由瓣头渐入而成;荷叶以浅色作底,又以深色渲染让出叶脉。


MAIN201702151520000176925857916.jpg

任预《荷花图》·清代·纸本水墨·106×29.5cm


     此图水墨画荷花。后周的周敦颐曾撰《爱莲说》将荷花比作“花之君子”,后代的文人士大夫常以荷来寓意象征自身品格情操的高洁。在佛教中莲荷是佛国净土的象征,被信徒用来寄予对来世幸福美好的向往。故莲荷也成为任预非常喜爱的题材,通过画荷表现其高洁宁静的气质。



MAIN201702151038000493883728076.jpg

徐渭《五月莲花图明》·明代·纸本水墨·103×51cm


     《五月莲花图》是徐渭37岁时的作品,是其代表作之一,水墨淋漓,运笔生风,给人以骤雨飘风之感,体现了他的典型画风。画面左上方有徐渭自题诗:“五月莲花塞浦头,长竿尺柄挥中流。纵令遮得西施面,遮得歌声渡叶否。”诗句以荷寓世,抒发了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懑和世事不公的不忿之情。以诗观画,荷叶以浓墨点厾、散锋扫出,几不类物象,似乎作者对它无丝毫的好感,故破笔一挥而已。荷花则以淡墨中锋,狂草笔法飞快勾出,无心求工。荷柄与水草也以长锋写出,任其浓淡干湿、中锋侧锋亦不计较。最后,作者似乎还未发尽心中的激情,以重笔在画面下角点了七八个大小不同的墨点,暗示了水中的浮叶。


     画中的荷花荷叶并无美好的形象和令人愉悦的笔墨。然而,画作另有一种奇崛之美、跌宕起伏之节奏美和真实的艺术感觉诉求之美在焉。其实,画中的荷正是徐渭自己的化身,空有芬芳满腹,却生活在动荡的环境之中。正是这样的矛盾和痛苦成就了艺术上一种无可奈何的壮美,读画知之。


MAIN201702151419000533517287671.jpg

 恽冰《蒲塘秋艳图》·清代·纸本设色·127.7×56.6cm


     作者以写实的手法,成功刻画了蒲塘秋日的丽景。整幅运用没骨法,萍藻以色彩直接点就,荷花则以粉红色点染花尖,旋即以清水迅速晕开,色阶层次丰富,色调深浅过度自然,真实地展现出花瓣清淡雅丽之美。款题“蒲塘秋艳,抚南田公本,女氏恽冰。”钤“恽冰”、“清于”印。



MAIN201702151425000226707736840.jpg

吴振武《荷花鸳鸯图》·清代·绢本设色·56.7×56.8cm


     此作品为荷塘一角,芦苇丛生,清澈见底的水面上,一对鸳鸯相伴而游,在它们上面荷叶碧绿似伞,几朵红荷正绽吐芳菲。花鸟画法工整细致,虚实相合。荷叶的脉络、荷花的红丝及荷柄之上的细刺都描绘得极其生动,而水波、水草、芦苇只以淡墨数笔勾染而成。笔法虚实结合,使画面呈现一种空灵润泽的感觉。

 

     这些大家的花鸟画法工整细致,虚实相合,荷叶的脉络、荷花的红丝及荷柄之上的细刺都描绘得极其生动,笔法虚实结合,使画面呈现一种空灵润泽的感觉。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