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悠悠五千年“茶”——茶器,不是点缀,更是心性

发表时间:2017-03-26 来源:艺联

   杨万里(1127——1206年,南宋诗人,字廷秀,号诚斋,吉州吉水人)的诗中:“银瓶首下仍尻高,注汤作字势嫖姚。不须更师屋漏法,只问此瓶当响答。”

  

    他用银瓶注水如提气运笔写字,有时行云流水,有时气势如虹,茶席,代表着茶人的用心,若茶人选用的器表是亮光的釉面,或是选择自然灰釉质朴的器表,象征着茶人不同的心境与对茶的诠释。


    茶席中的茶与器处于对称性的支配,如果现代人在生活中能对茶器倾心投入,那么茶席所给予人的亲切就不只是为了喝茶。茶席,象征着一种审美的合理性,让人感受到一种能量,而其中隐藏着可能突破的原动力。   


    茶席上的茶器摆设看起来像是一种参道,凝聚精气神韵,壶不单是壶,它在茶席上闪亮光辉,其隐含着制作者的用心,同时也感染着茶人。  

  

    可以豁然地成为茶人终身伴侣,即使它只是品茗时短暂使用的品茗工具,以茶席的桌布看,所用的颜色令人想起一种亲密的附和,用对颜色,会给茶席参与者带来不可思议的安定感。


    茶席中的壶作为表现的主题,虽然从唐宋以来受其形制、使用功能的区隔,被给予了不同的命名:“水注”,“汤提点”或是现代的“茶壶”。

  

    将茶壶当作一位书法大师,提起茶壶注水时就会横生趣味,就像是把泡茶视如写书法,正如书法运墨巧思的浓淡与飞白。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