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民间文艺的发展靠人民和全社会呵护

发表时间:2017-03-31 来源:

    我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多民族国家,民间文艺资源非常丰富。在吸纳国际上对民间文艺保护的成熟做法和有益经验的同时,我国也在不断进行摸索与实践。  


    国际社会对民间文艺保护的研究浪潮始于20世纪中后期。在民间文化资源被广泛开发利用的时代背景下,为了避免这些传统技艺和文化被歪曲、篡改和过度商业开发,让原生群体在情感、道德、经济等方面不会受到伤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并组织若干成员国,在全球逐步掀起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研究与大讨论。在凝聚一定共识后,初步勾勒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框架。虽然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间文艺有90%以上的保护对象都是共同的,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同时认为二者在保护手段、方法上还是存在差异,需要研究符合民间文艺特点的专门保护制度。如何在现行知识产权保护公约框架下为民间文艺保护开辟空间,是采取版权保护模式、特殊权利保护模式,还是商标产地等私权保护模式,国际上长期存在争论。目前,包括我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和国际主流观点倾向于民间文艺应通过著作权制度加以保护。

  

民间文艺权益保护具有其突出的特点和难点。

 

   罗杨介绍道,民间文学艺术的权益保护既是一个法律命题也是一个文化命题,不仅对我国的民间文艺工作者来说是陌生领域,甚至在国际学界也是一个尚未得到有效解决的课题。

 

    罗杨认为,民间文学艺术之所以成为国际和国内著作权保护的难点,与其自身所具有的集体性、民族性、地域性、传承性、变异性等特点有着密切的关系。


    一个国家和民族走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首先就要做到文化自爱,希望能够与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一道,通过权益保护这一载体和纽带,让我国的民间文艺在精心呵护中薪火相传,不断发扬光大。

  

民间文学艺术被誉为人类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历史地位,是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


    早春三月,就民间文艺权益保护相关问题,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联合《中国艺术报》对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我国知名民间文艺家罗杨进行了专访。

 

阻碍民间文学艺术保护制度建设和相关工作开展的主要问题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没有明确的创作人,权利主体存在不确定性。二是集体传承与个体创新二元共生的结构与矛盾。三是现行著作权保护体系对民间文艺的法律保护范畴有限。

 

    多数民间文艺的起点很难考证,具有不断演进发展没有完结的特点。从民间文艺的创作、传承和演变的生态链上分析,其发展更多是靠继承原生因素,又经个体表现才得以延续。


    一方面,在集体传承中的个体创新,为民间文艺流传注入活力;另一方面,也为确定保护对象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实践中,难以界定哪些是原生、哪些是创作、哪些是改编,难以区分什么是素材、什么是作品。

 

    民间文艺大多是历经千百年来的不断传承和发展才形成今天的艺术样式,“传承”是其根本特征,无论是著名史诗《格萨尔王传》还是江西的傩戏,乃至部分民间音乐、民间歌曲、民间舞蹈、民间故事传说、民间戏曲、民间仪式等,都已无从考证和明确各个版本的创作人或创作主体。主体难以确定成为民间文艺知识产权立法和保护的最大难点。

 

   罗杨指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及其表现形式是“源”和“流”的关系,希望把民间文艺作为一种固态的“遗存物”保护的做法如今已经很难适应文化发展的需要。

 

   具体来说,一类民间文艺往往具有多样的表现形式,而现行著作权制度保护的作品形态又十分有限,一些本应通过法律加以保护的民间文艺产物,在现实中却无法算得上法律认可的作品,这个问题需要重点研究解决。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