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精典生活

对艺术的一种态度,生命的追求——“我的风筝不断线”

发表时间:2017-04-01 来源:



 1965年10月李磊生于上海市


    现为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上海青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Ь会理事,上海市美术家Ь会常务理事。曾任上海油¬雕塑院执行副院长。

     

    李磊1996年起主要从事中国抽象艺术创作和研究,力求将中国文化的核心理念与国际上成熟的抽象艺术语言相结合,走出一条中国的抽象艺术之路。


    我是画抽象画的,我一直记着吴冠中先生的教诲:在艺术的天空中不管把“风筝”放的多高始终牵着一根线,这根线就是“生活的根、自然的诗、文明的魂”。


    “美术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根本的东西是抽象,因为抽象是图画里的精神,是美术的规律。”他又说:“我十分了解抽象,我的画里都有抽象精神,但是我最终没有画抽象画。为什么呢?因为我考虑了观众。我的画是给观众看的,中国的观众大部分不了解抽象画,他们要看懂抽象画要花很多时间,所以我要画他们看得懂的画。我的画都是从生活中来的,但是我提炼了,我提炼出诗意、提炼出美,这个就是抽象。我在画面里头保留一点具体形象的影子,观众一看就知道我画的是什么,这个就是风筝不断线。我的艺术走得再远、放得再高,始终牵着生活这根线。”


“生活的根、自然的诗、文明的魂”。 


生活的根


我虽然现在生活、工作在上海,但我十三岁之前是在大西北,那个地方叫民和。


    民和县,地处黄河、湟水东出青海之要冲,铁路西进青海的咽喉,在新石器时代是华夏文明发育较早的地区。境内出土过大量造型精美的彩陶,考古学上称为马厂类型文化。

  

    每当想起我的童年,一股甜美的暖意就会涌上心头,一种厚实的信心就会支撑我的思考与探索,我的“风筝”不管放得多高,黄土下的历史与温情是牵着“风筝”的第一只手。


自然的诗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多么美的诗句啊,但是这么美的意象怎么画成抽象画呢?我坐在虞山上观察,发现“江南”在视觉上是有她的特点的。首先江南的气候温暖,大地常年被植物覆盖,举目望去一片绿色。其次江南多水,湖塘密布、河网如织,阴雨时节天地相连,山川房田浑然如烟。再者江南富庶、人杰地灵,日常生活中居民大多不激不厉、温和儒雅。因此我提炼出几个创作时要把握住的关键词,一是“绿”,作品色调要呈现出青绿的气息;二是“流动”,画面布局要有流动性;三是“弥漫”,造型的不确定性和相互渗透;第四“温润”,色彩和造型要避免过于强烈的对比。这些原则奠定了我创作“江南”绘画的基础。

  

    许多人都知道我有随笔勾画的习惯,不管是在家还是出差,我身边都会带一沓子纸随手勾画。可是对我来说,写生是艺术生命不竭的源泉。

 

36acc606f8b70a39525a8e6aef6478d71490926155.jpg

李磊《美人之贻5》布上丙烯

  

    课题《读园》,江南园林是中国农耕时代的文明集成,她不仅是古人的生活之所,她更是那个时代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的一个缩影。


    我没有受过正规学院教育,我的艺术基本上是自学的。虽然我很遗憾没有受过学院的操练,但是,另一方面,我将所有我接触到的,了解到的艺术家视为我的老师,在我的工作室,你可以看到,所有的书本都是我的老师。


    我画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激情,我画的是人类的悲情;我画的是历史的沧桑;我画的是生命的回归。 

  

文明的魂



    比如我画过的《子夜听蝉》组画表现的就是一种中国文人有趣的境界,作品设定了夜深人静有人在听蝉鸣的场景,看似平淡背后却揭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反省:究竟是蝉在高歌,还是心起波澜?人究竟听的是蝉鸣,还是听自己的内心?这是一个绝妙的哲学命题和生命命题,图画将人们引向人生的终极思考。  


    在年轻的时候,我对于中国的民间艺术和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很有兴趣,但我从不排斥中国和西方的传统经典艺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经典的艺术更加重视,因为我觉得从中可以汲取更多的营养。

  

    对于中国的抽象艺术不能照搬西方通常的理论体系,因为中国文化有她特有的思维方法和魅力。


d1e546f09d568eb85651e3f0073931e51490926156.jpg

李磊《子夜听蝉》布上丙烯 


     我喜欢将艺术创作当成“生命的直观体验”,因为我所有感情的表达都离不开现实生活的影响,生命所经历的工作、游历、阅读、吃喝拉撒给我的体验,在我的思想和情感中发酵以后所蒸馏出的点滴浓酒就是我的作品。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