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走进博物馆欣赏艺术也需要有丰厚的知识

发表时间:2017-06-11 来源:艺联网

 在不同的博物馆里,面对不同背景的观众,策展团队可以找到的同理心是不同的。例如同样的一批皇家文物,离开多伦多的博物馆,来到温哥华艺术馆,呈现的方式和讲述的故事就大相径庭。由于温哥华艺术馆的主流观众是已具备一定艺术欣赏水平的知识精英,因此,展览的呈现方式更加偏向让艺术品自言———尽可能地放大精细繁复的工艺细节,首先用人类五感中最直接的视觉冲击,激发观众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与观众毫无瓜葛的器物变得好看且有趣,再辅以少量文字,对观众进行启发。当然,这种精品展必然产生高昂的展览设计费用。在一些传统的博物馆策展人看来,以大而不当的花销一味取悦观众,毫无建设性,无限制地降低门槛,割舍学术研究所得,容易触犯知识的严肃性和正确性。于是,门槛问题因此也成为了很多博物馆必须面对的争议。


  门槛高低既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也是一个多重的概念。


任何一个有灵魂的展览都有一个因人而异的浮动的门槛。如何跨越门槛,是一种双向的努力。但是,门槛显隐,馆方有责。作为展示艺术文化的场所,博物馆或艺术馆本身必须根据自身的定位,率先跨过一道门槛。一个有灵魂的展览能讲一个好故事,能从不同层次和角度被欣赏与阅读,能给予不同背景的观众不同面向的刺激和感受,同时提供需要靠观众联想和观察力去连接的细节。博物馆与社会大众之间在知识层面的有效沟通,体现在能令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必然基于对藏品的深刻理解,以及策展团队的学识、见解与表达能力。



  总而言之,“盼来,盼留,盼再来”,这是博物馆对观众的期许。然而,这一份深情,是一厢情愿,还是两情相悦,实在是取决于博物馆上下各部门的通力合作,即策展团队中的研究、设计、宣教、市场、媒体等专家之间的尊重、倾听与对话。


为此,博物馆的展览,要考虑到观众的感受,在“熟悉”与“陌生”之间搭建通道。


由于其社会本身的文化多样性,博物馆除了建立身份认同、梳理地方历史之外,另有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展示非本土文化,使观众更容易学习和了解或他者的文化。北美不少博物馆拥有重要的中国艺术收藏,其宗旨就是要让当地人民能够从艺术品中了解东方文明。许多博物馆早期亚洲艺术收藏亦因此诞生。单单从这一点上看来,博物馆的展览就是应该没有门槛的。


所谓门槛,还与观众的期待和心态有关。是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必然懂得欣赏中国山水画的江山悠远和林泉高致?


 观众有不同的文化立场、学科立场、教育背景与生活经验,通常可分为三种:一是专业观众,会带着批判的眼光逐一审视每一件展品;二是在赴展前做准备阅读的,他们会找到展览简介、重点展品,到了展厅看精髓;三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艾丽斯误入兔子洞一般走进展厅的观众。博物馆、艺术馆的目标是说一个符合多重期待的好故事,从而满足第一种,吸引第二种,征服第三种。


策展本身就是一场解构。展览则是观众想象的媒介。当艺术品需要被异文化中的人凝视时,展览是一个深具包容力的空间,是文化差异的连结,是文化阐释与协商的场所。争取这块荒芜的土地,或洒下一颗种子,或施予一道彩虹。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