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代大权忆忻东旺:画家中的画家

发表时间:2017-07-05 来源:艺联网


  导读:忻东旺,男,1963年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康保县忻家坊村,先后任教于山西师范大学美术系、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14年1月11日因淋巴癌去世,享年51岁。他一生挚爱绘画,是中国当代卓有成就的油画家之一。其作品描绘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现实人物,正是中国社会转型发展的时代肖像。本文系画家生前同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代大权先生所做,以此缅怀逝者。


  不记得东旺走了多久是因为不相信他已然走了,从此花落一川烟雨,寥落关河千里。


  那天拉上陈教授去八宝山看东旺最后一眼,他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一脸的谦和敦睦。这表情自始至终跟着他,无论他见到谁都是这样一付表情。无论在系里开会,大家对被漠视而义愤不已,还是对贪腐痛心疾首,东旺都是这样一付表情。我后来又看到他写的一些文字才忽然明白,许多事他就没往心里去,你说你的,他想他的,也只有和画画相关的事在他心里占据着好大一块地方,“眼波向我无端艳,心火因君特地燃”。


  东旺是个人在尘世而心在画里的人,他的专注不但是常人,即使是许多功成名就的大家也不曾达到,他画江湖人等,画却不带江湖气。他画引车担浆,画却没有烟火气,他画村姑市妇,画却不见脂粉气,他画大小领导,画却没有官吏气,这四气如四害一般在美术界蔓延肆虐之际,东旺的画和他的表情还是一样谦和敦睦,所以有那么多人,不分贵溅高低都喜欢东旺和他的画;他们在画里看到了同情关怀和爱意,他们在画里找到了慰藉、肯定和自尊。这种常人的喜欢,才是艺术地久天长的生命,同时东旺也一直把自己当成常人,他后来办了许多个展,拿了许多奖项,好话如同天女散花般的翻飞铺张。他还是不相信自己已不寻常,心中巨大的谦卑源自土地深厚的冀望,苦中苦是吃过了,却一直不敢想人上人,他的努力,他的勤奋,他的一刻也不放松的韧性都是他对自己命运的叩问。


  东旺你不想一想,命运的未知不正是活着并努力的理由吗?


  东旺还不想信,一个没有家学渊源,没有高尖学历,没有权利背景的人,可以出众到让大家心服口服吗?所以东旺无论成名前还是成名后,都不曾松懈自己。


  我是最不愿意用天才来形容人的。不是天才你非要说,坏了良心,就是天才,你还要说,居心叵测,但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不能不承认东旺的悟性之高少人能及,甚至让天妒英才,在他的风格里,从山西到天津、从央美到清美、你找不到学校的出处。在他的语言中,从中技大专的老师到全国著名的教授,你也看不出他的师承,他总是努力消化用心悟透后将所有长处演化出他的价值、好的学生总是会很快悟透老师并完善自己,好的老师总是会很快看破学生并指出源由,东旺在其短暂的一生中,给我们展示了怎样当一个好的学生、再如何做一名好的老师。这就是悟性了。当我们一再夸赞东旺个性化的语言和卓越的技法时,东旺并没有满意过自己,眼神中片刻的怀疑证明他是个心“很重”的人,从他作品的历史阶段中你不难看到,每次眼看就从了某种风格流派,每次又让他脱颖而去;每次眼看要露出破淀,每次又让他化险为夷,外行看他的作品一以贯之,始终波澜不惊。内行看他的作品险象环生却终能功德圆满。他在语言上的个性与他在审美中的判断是一致的,他在表现上的坚持与他在风格里的韧性是同步的。所以东旺的整体,若无很重的心是压不住的。


  许多现当代大家成名意味着成熟,成熟意味着很难再发展,再提升。首先是生理上的放松,终于出人头地,“老子也有今天”。其次是心理上的收紧,太多的虚荣纷扰,太多的杂念丛生。傲气取代了锐气。娇气替换勇气,但我仔细观察东旺却恰恰相反,生理上他更紧张,唯恐好的感觉与意念不再,心理上却放松了,画面中游刃有余的大度,收放自如的从容,都显示出心理上的优势。从仰视到平视再到俯视。东旺对艺术,对人生的观看,在成熟表现的同时更成熟了自己,而只有更成熟自己才可能明白人生的缺憾是绝对的,功名利禄是相对的。所以我们看到的东旺一直都在努力中,空间与体积的客观再现是他努力的节点,平面与简约的拓展则是他更努力的节点。从单一的民工到社会的普罗大众,他的视野不断开阔,他的关注不断凝练,他的精神不断深刻,这又是他不同于常人且给我们留下反思的地方。


  东旺已经成为历史,一段中国美术史中会不断提及的历史。他在做事做人诸多方面感性的价值,历史的理性是无法涵盖的,我们做为历史的亲历者是幸运的,除了作品,我们更了解东旺这个人。


  《在一起》


  他和我们在一起,从天穹到大地,从未来到过去,


  他和我们在一起,在画架前,在教室里,在亲人中,


  在我们心里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缓缓的将脸转向你,既不高也不低,眼光和平的看着你,


  嘴角溢出笑意,时光于他总是不够,耐心却总是要给你,


  人们说他是农民,人们说他是天才,


  说他不脱俗却已超凡,说他再污泥却不曾染,


  他只是笑笑,说什么他都不在意,


  却从不放下手中的笔!


  他看你的时候,你就是模特,


  你看他的时候,不由得心生愧意,


  你有许多人生大计,面对他的敦厚,就没了脾气。



  人生不是年代的记忆,只是一幅幅画面的联起,


  世间不是万千的人众,只是一枚牧心的印记,


  他涂抹的是尘世的味道,他塑造的是灵魂的乐曲,


  他勾勒的是前行的意志,他点燃的是精神的语言,


  他来时从不让你惊奇,他走后也并没有与我们远离,


  你时时刻刻都能觉出,他真的和我们在一起!(代大权)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