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新闻

余光中:春天,遂想起

发表时间:2017-07-11 来源:艺联网

春天,遂想起

春天,遂想起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

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

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从松山飞三小时就到的)

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

的江南,想起

太湖滨一渔港,想起

那么多的表妹,走过柳堤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走过柳堤,那许多表妹

就那么任伊老了

任伊老了,在江南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

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在江南的杏花村

(借问酒家何处有)

何处有我的母亲

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我的母亲

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在江南,在江南

多寺的江南,多亭的

江南,多风筝的

江南啊,钟声里

的江南

(站在基隆港,想——想

想回也回不去的)

多燕子的江南

1962.4.29午夜

360截图20170711194715243.jpg

五十岁以后

五尺三寸,顶上已伸入了雪线

黑松林疎处尽是皑皑

触目惊心这一片早白

不是降幡,是仙凡的边界

黑,是母胎所带来,而白

是严峻的后母,造化,所配戴

古来有太多的壮士对镜

畏雪峰太凛冽不敢独登

不知一峰暮色里的独白

是伸向死灭,或是永生

莫指望我会诉老,我不会

海拔到此已足够自豪

路遥,正是测马力的时候

自命老骥就不该伏枥

问我的马力几何?

且附过耳来,听我胸中的烈火

听雪峰之下内燃着火山

听低啸的内燃机运转不息

几乎煞不住的马力

踢踏千里,还有四百匹

(1980.七七抗战纪念日)

3ef5b93485f54b8fb171a8e4e8015b86_th.jpg

自三十七度出发

自三十七度出发,地心的吸力重了。

我如登陆于木星,骤增为二百七十四磅,

看十一个月在太空旋转。

站在白垩纪的活火山上,独自和恐龙群搏斗。

地球痉挛着,若行星之将出轨,

七色火在四周吐毒蟒的舌头。

群鬼哗变着,冲出地狱的大铁门,

而且鼓噪着,追逐于我的背后;

梦魇骑我,向大峡谷的悬崖狂奔。

只有灵魂亮着,屹立于回忆的海啸。

心的热带,摄氏四十度,白血球和红血球

在血巷中赛马。

最后,一切都归于沉寂。

宇宙于一只停了的表,我醒来,在白色的南极。

护士立在我身旁,一头胖胖的雌企鹅。

伸右鳍摸一摸扁平的躯体,

血冷了,我发现自己是一尾鱼。

(1957.9.9)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