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新闻

二十一世纪以来对现当代书画鉴定方法论的反思

发表时间:2017-07-22 来源:艺联网

  对书画鉴定方法论的反思,除了对个体鉴定家鉴定方法的问题进行反思以外,还有对目前普遍运用的具体某项鉴定依据的反思。比如利用古代文献是鉴定书画的一个重要手段,几乎所有的鉴定家都不能否认古代文献对书画鉴定的参照作用。在书画鉴定争论中,学者们通常会以古代文献记载作为论辩的有力武器,它是书画鉴定中最常用的方法之一。书画鉴定中运用的古代文献主要是指古代书论、画论等著录中,关于某个画家、画派和某件作品的大致风格描述、尺寸规格和画面内容的记录,或画家生平与艺术思想的记载。在鉴定中以此作为参照的对象并达到证明其流传有序的目的。比如在过去,博物馆系统的鉴定专家如徐邦达先生就特别善于在鉴定中运用古代的文献著录。一般来说,在缺乏图像资料的情况下,利用古文献的文字记录当然可以作为鉴定的一个佐证。但是,也有研究者对这种文献鉴定法提出质疑并对由此而产生的方法论问题进行反思。


  王照宇《古书画鉴定中的困惑:文献对文本的替代》即是一例。文章论述了中国古书画研究中图像文本的严重缺失,却由相关文献资料替代的现象,结果使古书画鉴定出现书画系统风格构建困难、鉴赏与鉴定混淆的困境。结论落实到对古书画鉴定“方法”的思考,认为对考古学方法的借鉴与运用,其效果取决于这些方法是否能够纳入到古书画的体系中去。文章认为,古书画鉴定和现代书画鉴定的实质,都是把某一件传世作品放置到一个合适的时空坐标中,它所依赖的是一个准确、系统的书画风格标本,而准确、系统的书画风格脉络,又是由一系列合适的书画作品构建而成。但是因为历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中国古代书画,能够留存至今的图像文本已寥寥无几,因此以相关的书画文献替代缺失的书画文本就成为理所当然、又可能是十分无奈的选择。而文献记载通过历代文人的主观理解,通常会见仁见智,各执一词,难有定论。(参考:王照宇《古书画鉴定中的困惑:文献对文本的替代》,《中国文物科学研究》,2006年第3期。)因此,文本的缺乏使我们丧失了与古书画具体形象的直观对比,而以被解释过的抽象文献作为参照,由于在视觉上难以确定,这很容易会使我们对书画作品风格的准确判断产生不小的误导,由文献堆积起来的抽象的风格系统描述,对于书画鉴定而言显得苍白无力。


  图像文本缺失,以文献替代图像文本所造成的不良后果就是鉴赏和鉴定概念的混淆,以鉴赏替代鉴定。因为文本的缺失,往往使作为美学意义上的传统鉴赏的品评等文献资料,被后人作为现代考古学意义上的“鉴定”时的参照系。而实际上,追求科学性与实证性的考古学意义上的鉴定,才是今天我们所说的书画鉴定的根本任务。因此,在古书画鉴定中,鉴赏与鉴定之间经常发生抵牾,同一种文献因为阐释视角的不同,可以同时用来作为完全不同的两种鉴定结论的证据。这也使许多古书画鉴定问题至今争论不休,无果而终。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