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兔毫盏”——书法家蔡襄与宋建窑

发表时间:2017-07-27 来源:艺联网

f44d305ea5c91ae370761c.jpg

  宋建窑黑釉兔毫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十数年前在日本淘得一对古陶器,是咖啡杯,灰石黝底,粗粝浑朴,糙纹环布。曾突发奇想,试试“混搭”:用最好的龙井泡茶,但糙砺的口感手感,终究不吻合于细如柳腰媚如凤眼的龙井茶叶,大有十七八女儿却持铜琵铁琶唱大江东去之违和感。


  宋五大名窑


  建窑并不在列


  苏东坡知杭州,于元祐四年1089刚刚到任的十二月二十七,到西湖北山葛岭寿星寺小憩。住锡南山净慈寺的南屏谦师闻讯,赶去拜会这位大文豪,并为东坡太守点茶。所用为宋代最名贵的建窑黑釉兔毫斑茶具,号曰“建盏”。东坡饮后大乐,赋诗《送南屏谦师》以为奉贺:


  道人晓出南屏山,


  来试点茶三昧手。


  忽惊午盏兔毫斑,


  打作春瓮鹅儿酒。


  诗中“兔毫斑”即为“建盏”。在北宋,黑釉瓷器最著名者即为建窑即“建州窑”,产地位于福建省建阳县水吉镇,古属建州。建窑始于五代末,盛于两宋,衰于元末。本来,宋有五大名窑曰汝、官、哥、钧、定,但建窑并不在列。之所以如此,大约是因为建窑尚黑,在诸器中十分另类。福建当地瓷土含铁量极高,胎色深黑坚硬,号为“铁胎”,在士林中并不特别受到追捧。


  建盏曾为贡品


  “兔毫盏”极为名贵


  但在北宋中后期,从仁宗徽宗各朝宫廷却看中这建窑,引入内府御用,产品多为碗盏之类,造型为敞口小足,形如漏斗。许多存世建盏器物底盘内有“供御”等字,足证曾为贡品。尤其是建窑的黑釉润泽可人,釉汁垂流厚挂,有的凝聚成滴珠状,斑纹奇特,难以人工控制,随机而出,尤以黄色褐黄色的细毛状花纹,极为名贵,即称“兔毫盏”。当然还有其他的类型如乌金斑、油滴斑、曜变斑、鹧鸪斑等等,佳者如宇宙星空,分布闪烁。文献记载,最名贵首推“曜变斑”,但几万、十几万中不过得一二而已。而“兔毫斑”则因有相应数量传播有序而占据建窑的最上层。尤以宫廷御订烧制,反而倾心于“兔毫斑”,遂使其名声大噪。日本古代文献《君台观左右账记》有曰:“‘曜变斑’建盏为无上神品,值万匹绢。‘油滴斑’建盏为次,值五千匹绢。‘兔毫盏’值三千匹绢”。大致可见其中品级。今闻日本的东京静嘉堂文库、大阪藤田美术馆、京都龙光院三处密藏有“矅变斑”建窑,号为存世仅此三件。而目前我们能看到的建窑瓷中,“兔毫斑”便是最名贵之品了。


  宋代建窑之所以取胎厚体重,敦厚古朴,强调粗、紫、黑、坚的沉重感,还和宋代茶艺方式有关。北宋盛行“斗茶”,相对于唐代“煮茶”;“斗茶”用的是“研膏茶”。即以茶叶研成膏状再用模具塑成饼形,故当时计量茶数多称一饼二饼。饮用时,先要将茶饼碾成粉末,然后冲泡,冲泡时要用筅帚搅拌以求均匀,泛起的泡沫留存越多越久,则茶品越显尊贵。而白泡沫当然是在黑釉茶盏中最显精彩。故宋代书法大家蔡襄著《茶录》,有“茶色白,宜黑盏”之说。又曰“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建盏之所以胎厚体重,自称“铁胎”,又与其用筅帚反复搅拌的茶艺过程有关,如是薄胎,搅拌不敢太用力,又易破损耳。


  “兔毫盏”之名


  定是蔡襄所拟


  至于兔毫斑,我想应该与蔡襄作为书法大家有关。自汉代以来,制笔多用中山兔毫为主材。后汉蔡邕《笔论》有“书者散也……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唐代李白咏怀素《草书歌行》有“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故知中山兔毫乃是制笔用毫的名品。蔡襄出身福建兴化仙游,曾知泉州、福州,在闽为官多年,尤其是在建州还以主持制作武夷茶“小龙团”闻名于世。建窑又出于福建建阳。同出一地,必有关联。我想以茶叶“小龙团”、茶具“建窑”、茶著《茶录》,已是一缘相牵。又蔡襄身为书法大家,当然讲究妙笔佳墨。身边案上中山兔毫之名笔肯定不少,与文人雅士“斗茶”之时,看到“建盏”有细密的纹路筋脉,金缕灰斑,有如兔子身上的毫毛,纤细绵密而柔长一一由建窑黑釉密纹纷披而下想起自家书案上的中山兔毫,遂拟物取名曰“兔毫盏”,又在《茶录》中特别提到“纹如兔毫”,自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事。因此,宋代建窑黑釉之“兔毫盏”的名分,定是蔡襄所拟。此一节涉及者不多,故特为作点题。


  建窑黑釉被时人誉为“黑牡丹”。它还和海上丝绸之路有关。宋代建瓷曾远涉中东、非洲、西欧,倍受舶运客商喜爱。曾有专门贩卖建窑瓷器运至海外的记录。作为其见证的,是近年海上考古新发现的新成果:2009年广东阳江海域有宋代沉船,名曰“南海一号”,其中就有大量“建盏”被发现。又查得韩国木浦市新安海域于1976年曾发现一艘元代海底沉舶,出土瓷器甚多,其中竟有黑釉瓷建盏117件,当时业界叹为观止。以船运市舶而海运货贸大批贩卖瓷器到国外,过去我们只知道有元明青花瓷,今日得见另有一品建窑兔毫盏亦有如此记录;且又与书法、与蔡襄、与中山兔毫、与黑釉瓷、与“兔毫斑”、与《茶录》、与宋人“斗茶”、与研膏茶饼有关;事涉中国陶瓷史、中国茶史、中国海外贸易史、中国制笔史、中国书法史等等丰富内容,岂可不记?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