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禅茶书画

古人文房里的一片“秋叶”

发表时间:2017-12-07 来源:艺联网

360截图20171207152312809.jpg


360截图20171207152405034.jpg

  古代的文房用具分类很细,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有笔筒、水丞、笔架、墨床、印盒、糨糊盒、镇纸、砚滴、臂搁等,它们各有各的用途,缺一不可,尤其是有身份、地位的文人,对此更是讲究。在这些纷繁复杂的文具中,有一件十分特别,它的主要用途,是为蘸墨的毛笔抹匀笔尖,这种器物多长约寸余,小巧可爱,它们被称为笔舔。因为一些古人觉得“舔”字不雅,所以笔舔在书中又被写作“笔觇”“笔掭”或“笔舐”。


  古代文人认为,饱蘸墨色的笔毫,一需检验浓淡,再需加以理顺,用笔舔来“舔”出笔锋,方能落笔。现存最早的笔舔是南宋哥窑荷叶形笔舔,但笔舔在宋代并不是很流行,甚至未见任何书中记载。到了明代,笔舔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升,文学家屠隆在其所著《考盘余事》中收录文房器具四十余种,笔舔位列第八。清乾隆年间,笔舔的产量达到巅峰,被列为文具“小九件”之一,其中一些精品还剥离了实用功能,被时人专门用于观赏。


  画家曾批判笔舔造型“尤俗”


  明清时代笔舔多是片叶造型的小浅碟,其材质有陶瓷、水晶、琉璃与玉石等。至于为何采用叶子造型,有学者称,古人曾用秋叶作笔洗,见其边缘翻起,状如舌,恰可顺笔毫,久而久之,便对秋叶产生了一种情怀。如今在故宫珍藏的文物中,叶式笔洗和叶式笔舔都有一定规模。


  不久前的10月2日,在中国嘉德香港2017秋季五周年庆典拍卖会“观古——瓷器珍玩工艺品”专场上,一件清乾隆青釉叶形笔舔以约1.76万元成交。此笔舔长、宽约10厘米,通体施粉青釉,釉色匀净,色调淡雅,底部以青花书“乾隆年制”四字双行篆书款,全器呈叶形,叶片边缘翻卷,形成觇笔的破口,形象生动,形制奇巧,清雅别致,匠心独运,宜置于书案陈设,亦可上手把玩。


  在明代,对于笔舔这种树叶造型的看法曾出现分歧,尽管多数文人钟情于叶式笔舔,但明代画家、文征明之孙文震亨在其著作《长物志》中却提出:“笔觇,定窑、龙泉小浅碟俱佳,水晶、琉璃诸式俱不佳,有玉碾片叶为之者,尤俗。”一些明代文人受宋元遗风影响,追求雅气、质朴的釉色,在形制上亦力求洗练,所以在文震亨眼中,只有素釉浅碟才是上品,而其他材质、连同故作塑形的皆为“矫揉”,这也难怪他看不惯叶式笔舔了。


  个别笔舔拍场表现抢眼


  笔舔因为器形很小,所以在拍卖中成交价普遍不高,但一些珍稀笔舔受材质影响,也曾拍出过高价。2015年12月,在香港中远秋拍字画杂项专场上,一只清晚期寿山田黄高浮雕松柏笔舔以385万元成交。该笔舔以寿山田黄石雕刻,质地温润凝结,细腻通灵,色泽金黄,通透明媚,仔细端详好像发出金灿灿的毫光,田黄石特有的萝卜丝纹隐约于石之肌理之中,明艳的黄色瑰丽无比。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