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联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访艺坊

回答草书艺术的几个问题

发表时间:2018-07-20 来源:艺联网

    草书,从总体上分为章草和今草两种不同的书体。前者书体的特征有二:一是笔画格式化要求严格。对点、撇、钩、捺的形态要求犹甚。若失去其这些特定形态,便流为我们所常看到的一般行书了:其二是从大章法的角度上来说,字与字之间虽有相互照应的要求,但互不连笔萦带,而是字字独立成体。而今草从大处上来说,分为原体草和符号草两种。所谓原体草就是用草书的笔法书写原来结构的汉字。这种草书虽然允许笔画形态随书者情感变化而任意变化,比如时间上的快慢,空间上的长短、大小、粗细和互相连带。但是由于坚持“原体”即汉字的原来结构,所以比较容易辨认。读懂这种文字所表达意思,并不需要所学汉字楷体以外的其他知识作为支撑。比如用草书符号知识来支持。但是符号草书艺术就大不相同了。符号草分为行草、纯草和狂草三体。行草基本上是楷书的快写。中间掺有不很多的草字符号。它比起楷书来,间架结构更为灵活随意。这种有法则的随意性,为速度参与和明显表现提供了很大的可能性。于是动感也随之显示出来。人们所作的楷(书)如立——动感微弱,可剔除不计:行(书)如行——动感明显:草(书)如奔——动感激烈。其中之狂草(书)如飞——动感剧烈。这种比喻是很恰当的!纯草书是多以认同性的符号来构成。这种符号认同知识是通过教与学形成的。而不是凭个人的自由想象来取得的。这些符号中包括三点水作为左偏旁的特定写法;言字作为左偏旁的写法;木字作为左偏旁的写法;另有欠字、三撇和页字作为右偏旁的符号化;还有竹头、草头的符号化;还有斜捺及平捺的符号化等等诸多式样。从事草书艺术学习与研究者,不仅要和记忆英文单词一样,为正确使用而牢牢记住每一个符号,还要艺术化地写好每一个符号——不是主要的指恪守其符号规范,而主要的是指凭借娴熟的基本功,以纯草书这种易于表现个人审美价值趋向,和个人情感律动的艺术形式,来充分表达不同的个性特征。不然便不能以艺术的身份,进入纯草书的艺术殿堂!这意味着的是落伍和失败!而落伍和失败,对谁人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狂草书体是从纯草书体的基础上,向更高艺术层次的提升与发展!由于它要求比纯草书艺术具有更高的书法造诣,和表现敢想敢做狂放气概,在具体创作全过程中,不受“显意识”的羁绊而目空一切,确实达到物我双忘的境界。这个难度很大!所以迄今为止,就像行书艺术之巓峰,依旧为东晋王羲之父子所牢牢占有一样,草书之巅,依然属于唐代怀素与张旭(有史称狂素、张癫)所占。其原因并不在学养上的欠缺,而主要在于不自信和不会也不敢利用自己的“潜意识”!如果大家认为我在占领巅峰问题上观点正确,那么,我们就一起向所确定的正确目标努力!令人遗憾的是,眼下的中国书坛在大方向上,好似很不一致。有些人对传统不感兴趣。他们倒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书法形式上。而摒弃书法文化内涵的钻研。于是在形式至上的幌子下,提出以丑为美的荒谬主张。也许是因为“异质思维”的兴起之故,居然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于是在各种规模的书展、书赛和各种专业报刊上,充满了丑书作品,有不少丑作还高居出版物之榜首!而那些坚持传统的优秀书法作品,则倍遭冷落!这种本末倒置的情况,也和中国市场诚信度低下一样,问题表现在基层,根子却在上层——在于有关专业监管部门引导和监管不力!因此,对这些监管机构,必须以改革的精神予以大幅改造!以确保有效地继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李劲涛 2011.12.05 周一 第462篇“博客”日记)

 


所有发表的内容均为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扫一扫关注微官网